麻雀_长风九万里

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。

【奋少】今天白总来育青了吗(白总不想出现)

卓治:“我可以亲你吗?”

白子亦用一副“我见了鬼”的表情看了他一眼:“不可以。”

卓治脸上的笑也没变,还是温柔地将人盯着,片刻,他问:“我刚才说什么?”

白子亦正在回消息,一时也就听到了卓治的问题,没多想就道:“我可以亲你吗?”

说完白子亦就发现不对,自己似乎上套了。

于是就听卓治用得逞了的语气回答:“可以。”

白子亦眼前黑了黑,唇上传来的触感很柔软。


在很长的一段沉默和自我逃避之后,白子亦不得不承认,刚才卓治亲了她。

而且她还得承认,卓治亲她的瞬间,她有一种久违了的心动的感觉。

她立刻又自我否定——怎么可能,卓治比她小了三岁啊,她会喊妈妈的时候这小屁孩儿才刚出生!

不过……白子亦又转念一想,卓治真的是个小屁孩儿吗?

至少在情商上,他肯定不是。

但是——

他亲了自己啊!亲了啊!自己的初吻就被一个不是男朋友的人给……给给给……

“卓治!!!”

“怎么了怎么了!”八卦定位机唐佳乐穿着小背心就从楼上猛冲下来,顺带着后头同样十分兴奋的乔晨。

“学长吵死了,还让不让人睡觉?”路夏脸色虽然平静但是眼神里写满了吃瓜,第三个出现在了现场。

“佳乐,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池大勇带着贺兴隆、严智明和张百扬组成的佛系吃瓜队缓缓赶到。

“不睡觉都在这里做什么?”

顺着众人指引,穆司阳的目光落在卓治和白子亦身上。

白子亦早就因为羞愤把头埋进了膝盖里,比较过分的是卓治,明明知道对方为什么羞愤,却还变本加厉地将她揽进自己怀里,一边又冲着吃瓜群众比出一个“我们很好不用担心”的手势,更是让这群联想公司的吃瓜群众浮想联翩。

唐佳乐和乔晨悉悉索索耳语道:“我之前早就说过卓治和她很配吧!”

乔晨:“我服了佳乐学长,我们是不是应该让卓治学长请吃饭了?”

路夏内心,我姐就被人骗走了?卓治学长真的很有本事。还有——是该让白子亦请吃饭了。


————

第一段梗来自b站给我推的张逸杰的某部作品片段

吃瓜群众果然还是吃瓜群众,一心只想请吃饭

我居北海君南海,

寄雁尺书谢不能。

桃李春风一杯酒,

江湖夜雨十年灯。



“我们只是,

好久不见。”

迟到的营(刷)业(屏)

9:16壁纸

p1撑伞名场面

p2p3私心给了阳光里的张逸杰

浮云半书·白雪歌


“仕宦当作金吾卫

娶妻当娶裴探花”


柒音:我

继续营业

今天是木桌

这糖发的太明显了

不用倍镜就能看出来

卓治你是靠在穆司阳身上了吧

什么情况?不是越前打葵吗?怎么成了百扬打奎建了?

我还在营业我真的好努力

今天的网络词也太多了吧

笑到打鸣